为10月官司做准备 马斯克叫来Twitter前CEO作证

为10月官司做准备 马斯克叫来Twitter前CEO作证

为10月官司做准备 马斯克叫来Twitter前CEO作证

腾讯科技讯 8月23日消息,为了应对10月份的庭审,特斯拉与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传唤了Twitter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以帮助他在退出收购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的诉讼中进行辩护。

多西于去年11月份第二次卸任Twitter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他是马斯克收购该平台的有力推动者。多西在今年4月发推文称,马斯克是“我信任的唯一解决方案”,是接管这家公司的最合适人选。

上周五,Twitter前消费产品负责人凯文·贝克普尔(Kayvon Beykpour)和前营收产品负责人布鲁斯·法尔克(Bruce Falck)也被传唤。马斯克正在迅速整理文件和数据,以证明Twitter低估了其用户中垃圾邮件和机器人账户的数量。

自从马斯克宣布退出收购Twitter的交易以来,在特拉华州展开的这场法律战中,数十名个人、银行和基金被双方传唤。双方现在都在努力收集信息和约见该交易中的重要人物,庭审将于10月17日开始,持续五天时间。

考虑到两人之间的关系,马斯克传唤担任过两任CEO的多西显然是个非常有趣的决定。两人都是比特币的重要支持者,多年来始终保持着良好关系。多西赞扬过马斯克,称他是最受欢迎的、最有影响力的Twitter用户,并邀请他在Twitter上讨论产品创意。

在2019年初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多西表示,他“喜欢”马斯克,以及他试图带领特斯拉和SpaceX所做的事情。马斯克甚至在2020年初出现在Twitter的全体员工会议上,通过视频聊天与员工交谈,期间他抱怨了Twitter上的机器人问题。

最近,两人主张让Twitter的软件和内容审核决策更加透明。根据一份监管文件,马斯克在3月底成为Twitter的最大股东后,多西是他致电该公司的第一个人。在多西仍是Twitter董事时,他曾鼓励马斯克加入董事会,并在董事会同意将公司出售给马斯克后热情洋溢地称赞他。

本月早些时候,马斯克指责Twitter隐藏了专门负责评估垃圾邮件和机器人账户比例的员工身份。马斯克认为,该公司未能像其在监管备案文件中所说的那样,证明这类用户占其活跃用户的比例不到5%。但Twitter表示,这一切都是马斯克为退出交易而找的借口。

多西和马斯克也有不同之处。在多西的领导下,Twitter在国会大厦骚乱后永久禁止了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而马斯克曾表示,他反对“永久禁令”。如果他收购Twitter,他会让特朗普回来,尽管他还没有明确阐述全面的内容审核政策。

很难说多西有什么信息是马斯克不能通过发短信获得的!但在数十亿美元的赌注下,马斯克的法律团队正在排除任何不利因素以支持其论点,即Twitter没有真实反映其平台上虚假账户的水平。传票列出了多西被要求提供的信息:

1)有关收购或拟进行交易的文件及通讯、收购协议、被告与Twitter之间的任何潜在收购或交易、被告潜在或实际收购Twitter普通股股份、被告在Twitter董事会的潜在成员资格,以及有关Twitter及任何被告的其他文件及通讯;

2)反映、提及或与虚假、垃圾邮件账户对Twitter业务和运营产生影响的文件和通讯;

3)反映、提及或与Twitter使用mDAU作为“关键指标”的文件和通讯,如Twitter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FTC)的文件所述,包括反映、提及或有关mDAU与Twitter当前或未来收入或EBITDA之间关系的文件和通讯;

4)反映、提及或与Twitter使用除mDAU以外的任何其他用户指标有关的文件和通讯,包括但不限于日活跃用户、月活跃用户、每日用户参与度、每月用户参与度或广告参与度;

5)描述Twitter使用、已经使用、或已经讨论或考虑用于检测帐户并将其标记为垃圾邮件或虚假帐户的任何流程或工作流程的文档和通信,但mDAU审核和暂停工作流程除外;

6)反映实现mDAU目标的业务计划或分析的文件;

7)关于将mDAU指标纳入高管或董事薪酬的文件和通讯,包括但不限于任何年度薪酬目标、奖金、激励计划或基于业绩的限制性股票授权。

多西没有以实质性的方式公开介入马斯克与Twitter之间的交易纠纷,也没有公开断言马斯克可能继续或决心放弃这笔交易。根据Twitter2022年的委托书,多西持有约1800万股Twitter股份。按照商定的54.2美元的收购价格,这将使他所持股份的价值约为10亿美元。

除了多西,被传唤的贝克普尔曾是Twitter消费产品部门的负责人,后被新任首席执行官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意外解雇。贝克普尔团队是扩大Twitter用户数量最直接的部门,而马斯克在寻求退出收购时质疑的正是该用户群的质量。

2015年,Twitter收购了贝尔普尔的视频直播应用Periscope, 他本人也由此加入Twitter,并在多西的领导下迅速得到晋升。在被解雇之前,贝克普尔正在推动Twitter进入新的产品领域,比如实时音频和即时通讯等。

贝克普尔和法尔克的离开表明,Twitter在等待新所有者的过程中处于不稳定状态,而现在这场诉讼加剧了这种状态。与此同时,招聘冻结和其他削减成本的措施让许多员工感到迷茫,他们不确定自己目前正在从事的项目或团队是否会被新领导层优先考虑。(金鹿)